孩子本意未必想伤人,她有权利找个抒发负面情绪的地方

位置:主页 > E生活的 >孩子本意未必想伤人,她有权利找个抒发负面情绪的地方 > 时间:2020-07-03 浏览:534次 点赞:857条

孩子本意未必想伤人,她有权利找个抒发负面情绪的地方

「负面情绪」有很多种,可能是大吼、大叫、大哭,也可能是无声的抗拒和压抑。无论是哪一种,都需要大人认真面对和协助。怎幺样都别忘了:「负面情绪」是求救讯号!有一次我接到小雅导师的电话,希望我和雅爸可以找出个空档到学校,她同谘商老师要和我们「谈一谈」。并且要求,一定要夫妻两人共同出席。

听到这样的邀约,我和雅爸心里有底,小雅一定又在学校做了什幺事。所以两个人快快拿出手机行事曆来对日期,找出最近的空档,一起到学校会谈。

到了会谈那天,我们四个人坐在一张小圆桌旁,桌子上放着一本课本。导师先是感谢我们的到来,然后提到科任老师在下课时发现小雅忘了带走课本,她顺手拿起来翻了一下,发现里头写了很多咒骂科任老师的话。
 
「她在这里写了对老师个性的批评,」导师翻开某一页指给我们看,然后再翻开另一页,「这里则写了对于老师外貌的不满,还有这里……这里……」

「显然她是分次写的,而不是一次性的情绪。」谘商老师接着说,「你们怎幺看这件事?」

我和雅爸面面相觑。

「科任老师看到后的情绪如何?」如果要问我有什幺想法,第一个想到的当然是那位可怜的科任老师,这些话不知让她多幺伤心。

「雅妈,妳不用担心科任老师会生气。」导师听到我的问题就笑了,「她教学很多年了,非常了解这个年纪的小孩。她很清楚小雅的怒气不是针对她,而是来自本身的困扰;相反的,科任老师看了之后,很担心小雅,觉得她心中有很多说不出口的怒气,所以才把课本交给我们处理。」

「我想小雅还是要知道,她写了这些话在课本里,就算无意让别人看到,仍有可能伤到人──就像现在。无论如何,得让她去和科任老师道歉!」雅爸边看课本边摇头。

「我很高兴你在意成人的情绪,但不要忘了小雅的本意未必想伤人。」谘商老师说,「她有权利找个抒发负面情绪的地方,只是写在课本里不是太好,容易被别人看到。」

「我请你们来,其实不是为了这些愤怒的句子,我在意的是她写了一首诗。」老师指着那首诗说。

那首诗在谈身体、成长与失望,用了很高雅的希伯来文,谈青少年对于成长的失落感。「容我直接地询问一下,你们觉得小雅否在身体接触方面,是否有些困扰?」谘商老师问道。

「这倒不会,我们十分清楚小雅二十四小时的行蹤,也认识小雅每个朋友的父母。她要去朋友家,我都会确认对方妈妈是否在家,也会跟对方妈妈先联络过。」我告诉谘商老师。因为以色列是个性方面比较开放的国家,我反而把小孩看得紧,甚至不让小雅到朋友家里,如果那里只有爸爸在的话。

谘商老师听我的回答,稍稍安心了一点:「好的。这点对我们非常重要,若小雅的愤怒与苦恼不是来自于这里,就好处理多了!谢谢你们到来,我们明天会找小雅来谈谈,听她怎幺说。因为科任老师看到了,不管小雅本意如何,老师看到这幺多的负面句子总是会有些伤心,小雅若能和老师道歉自然是好的,但还是看她怎幺决定,我们不会强迫她!」

回家的路上,雅爸问我:「虽然小雅应该要有个发洩情绪的祕密空间,但我们真的不用担心这些负面情绪吗?真的不该禁止吗?」

「负面情绪要有出口,这个我们可是 从 toddler(一到三岁的幼儿)就在做。」我耸耸肩跟雅爸说。

「什幺意思?你们在幼儿园做了什幺?」雅爸吃惊地说。

「我带的是一到两岁的小孩,」我跟雅爸解释,「这个年纪的小孩已经可以看到清楚的个别差异──有些小孩安静、有些小孩好动,他们的气质不同,对于挫折的反应也不同。因为成长上有很多挫折,小孩会咬人、控制不了自己的怒气、一直很想打其他小孩,还有感官统合失调的小孩,生理上需要很多接触,就会一直想办法坐在老师或同学身上……」

「这幺小问题就这幺多!那怎幺办?」雅爸问。

「除了告诉小孩暴力行为是不被接受的,有啃咬需求的小孩,会给他牙刷、或是能咬的玩具,再大一点甚至教他咬衣袖。状况太严重,便请父母带他去看感官职能治疗师。」我进一步说明,「我们也容许小孩在室外尖叫和跑步,在小孩不大平静的日子,会带着大家一起跑步或尖叫!」

「有些小孩很需要身体接触,整个人静不下来。在教育现场,我们看到这种小孩不断惹是生非,大人劝阻时,他明明听懂了、回应了,看似理智恢复,但一回到群体中,又开始打人和咬人……」雅爸听到皱起了眉头。

「这种小孩不是坏或故意喔!」我看到雅爸的表情笑了起来,「这摆明是小孩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,需要协助。这种时候,我们不会放着他继续和别的小孩在一起,先保护其他小孩不被攻击。看似惹是生非的小孩则被请来和老师一起坐,帮他按摩、紧紧地抱他、甚至是拿冰块让他咬(感官职能治疗师教我们的小技巧),让他冷静一下。」

「喔,那小孩再大一点呢?你们一样给小孩发洩情绪的『出口』?」这下雅爸的兴趣被引起来了。「有喔!」我继续解释,「再大一点的孩子,可以去『旧物回收区』的院子,有个角落是容许小孩把所有玩具拿起来丢地上,只要旁边没别人、不会伤人,小孩都可以尽情发洩情绪。但不能把固定大型物(像是柜子)给拆了,因为那样太危险。有些小孩一早到幼儿园时情绪不稳定,这个角落对于转换情绪很有帮助。」

「而以色列的义务教育(三岁到六岁的幼儿园),都会有这类角落或活动,像是沙坑、鞦韆,甚至是沙包,针对不同小孩的气质和状况,老师会安排不同的情绪发洩活动。记得我们家老二念大班时,有个小男生总是坐不住,桌上活动玩不到几分钟就想翻桌。

有次大家在画画时,我听到他跟老师说自己静不下来,可不可以去外头打沙包,老师便让他去了。直到我离开幼儿园的最后一刻,还看到他在院子里奋力打沙包,不由得觉得这小孩真是讚,这幺小就知道要怎幺帮助自己。」讲到这里,我和雅爸都笑了。

「另外一个被鼓励的做法(但幼教老师常会有些疑虑)是──以色列幼教其实同意让小小孩透过虚构游戏发洩情绪──我们容许小孩拿着扫把假装那是一把枪,对着其他小孩假装发射子弹说『砰!砰!砰!』;或是在群体游戏中,小孩假装拿刀砍人,另一个小孩假装自己被砍到。」

雅爸听到这里眉头又皱了起来:「你们不担心小孩假戏真做吗?」

「这其实是很多幼教老师担心的事。」我还记得在幼教课上到「游戏」这个主题时,教授与其他同学的讨论:「其实就算是四、五岁的孩子,也很清楚游戏与现实的差异。游戏是可以幻想的,可以天马行空毫无界限;但现实有侷限,有很多不能做的事情。我们要容许他们发展想像力,容许他们做现实不能做的事,容许他们在想像中宣洩负面情绪,但也要让他们知道,当他们『真的』做了不该做的事情,游戏就不再是游戏。而且在这个过程中,老师与大人反而能够更理解小孩的心理与情绪状态,想办法帮助小孩。」

那天我和雅爸的对话就到此结束。我也希望透过这次对话,他可以了解小孩的负面情绪不能只是安慰或禁止,而是该给予更大、更包容,并且正向处理的方式:不管在哪个年纪,都要先找到让小孩可以「排毒」与「暴走」的空间,并且检视这样的空间对于小孩有多少帮助,随时调整大人的做法。从小教会小孩理解、面对自己的负能量,才有可能养出正向积极的小孩!